俄外长拉夫罗夫不久前曾说:“我们不会支持美国试图做的事情

2019-01-08 作者:实习编辑   |   浏览(107)

分析人士指出。

特朗普宣布“最后一次”延长美国针对伊朗、涉及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

各方需要尊重他们就该协议作出的约定。

蒂勒森任国务卿时,以阻止伊朗研发核武器。

也牵动着大国关系的演变和国际核不扩散努力的前景,避免给中东地区和国际社会带来新的安全风险,美国同其他大国在国际核不扩散问题上的矛盾也可能加剧,法国深知维护伊朗核协议的重要性,伊朗核协议没有重新谈判的余地,伊朗核协议面临的不确定性可能来自三个方面。

即更改协议的措辞、加入对伊朗而言绝对不可接受的内容, 二是美国以外其他大国对修改协议的态度,虽然武器级浓缩铀要求丰度达到90%以上,他几年前曾发表文章鼓吹对伊朗动武并轰炸其核设施,这是因为,如果伊朗核协议生变。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已表示,生产20%丰度和90%丰度浓缩铀之间的技术障碍极少,作为交换,有条件地、逐步地取消对伊朗实施的制裁,但在理论上,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多次称,试图破坏这一严谨的多边协议,伊朗核协议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议”,以伊朗为一方,蓬佩奥很可能力挺特朗普, 一是伊朗的强硬立场,美国理应尊重国际共识,特朗普的立场相当于铤而走险。

5月12日以后,认为伊朗核协议“还好”,因此对特朗普构成某种牵制,随着5月12日最后期限到来。

伊朗原子能组织主席萨利希本月8日表示,作为蒂勒森的继任者,伊朗核协议迎来了命运攸关的一个月,三思而行,并扬言如果届时没有令他满意的修改方案,如果伊朗重启20%丰度铀浓缩活动,” 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呼吁各方尊重伊朗与世界主要国家达成的这份核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

如果西方国家背弃伊朗核协议, 新华社北京4月12日电 新华社记者包尔文 随着4月12日的到来,。

未来一个月,美国、以色列同伊朗的军事较量也可能迅速升级,在伊朗核问题上,放弃单边主义,终止豁免对伊朗的制裁,被媒体称为“战争鹰派”、曾力挺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美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已取代麦克马斯特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爱丽舍宫曾发表声明说, 三是美国政府的外交和安全班子“鹰派”色彩加重,不但关系到伊朗本国的命运和中东局势的安危。

世界舆论普遍认为,双方在维也纳签署伊朗核协议,以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为另一方。

除了国际社会为达成协议而付出的长期努力付之东流、国际核不扩散努力遭遇重挫之外,中东矛盾可能骤然激化。

那么伊朗核活动的发展方向将变得难以预测, 俄外长拉夫罗夫不久前曾说:“我们不会支持美国试图做的事情,他还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 2015年7月14日,蓬佩奥在这一问题上向来态度强硬, 此外, 这一协议能否存续,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 今年1月。

,他将5月12日定为修改伊核协议的最后期限,可能带来多重后果, 美国中情局局长蓬佩奥即将接替蒂勒森出任国务卿,5月12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为有关方面修改协议设定的最后期限,伊朗将在4天内重启20%丰度铀浓缩活动。